第十二年,我们一直都在♥生日快乐♥回归快乐♥重启快乐♥你要快乐♥铁三角,不会变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君在远山上,我在南海旁。
任风抚夏雨,我自觅君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因为是小哥生日所以小哥要有单独照😘😘

好吧,三叔你赢了(* ॑꒳ ॑* )⋆*吴邪什么时候如此痒了。。。

【一段由瓶邪生日引出的段子】

吴邪:“8170305。”(翻译:爸要吃零食,零,唔...)
小哥内心独白:你爸吃零食,你先吃我一吻~
PS:7在重庆方言里与吃谐音。

比心(⑅ↁ́ᴗↁ́⑅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闷 吴邪 胖子
      第十二年,仿佛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。我仍在修理花草,胖子仍在鬼混,小哥仍在发呆。
      我拍拍手,端了张凳子做到小哥旁,陪他看天,看雨一阵一阵地落下。最近我们的农产品销量又在下滑,我仿佛又回到那个电费水费单贴满店面的时候了。
       门突然“嘭”的一声打开,又“嘭”的一声关上,胖子靠在门上喘着气,叫我和小哥回屋里去。“为啥?你又惹了什么祸,跟个落汤鸡似的。”我说。“妈的催账的人又来了,感紧进屋,别出声。”“要水电费给他不就完了嘛。”我心想这些我都交不起了,我吴邪也就不用混了。“那些催费的我都怕?天真你把我胖爷想成什么样啦?他奶奶的,是新月饭店的人。”小哥突然扭头,盯着胖子。胖子马上双手护胸,吞了吞口水说:“我这不是看今天817嘛,就想着进城买几个大的洗脚盆咱们好好享受享受,用的是咱们自己的卡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心一惊,几年啊,他们势力就这么大了。小哥淡淡道:“不是他们自己的人,找到我们的,是齐羽。”我吓得差点掏出了二百狗腿(大白狗腿在重启中over了):“小哥,你咋知道的?”他绕到我的身后,盯着阳台。我转身,差点抱住了小哥。妈的,齐羽就站在我们阳台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语花
         他换上便装,独自一人去理发店剪头。理发师傅突然惊呼:“天哪,帅哥,你头上那道疤...”嗯?他接过镜子,与面前这块大镜子互相照着看。原来是那道疤啊。他忽然想起好几年前,他和吴邪以前一起负责一个斗,出了一个粽子,吴邪和它打了起来,后来吴邪晕了。吴邪还在怨他不帮忙,其实吴邪不知道的是,他在听到打斗声时,急着赶过来,松了防备,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一条幼蛇的牙尖蹭破了皮,解毒就解了几个月。他回过神,笑了笑,那又何妨呢,只要他安好,便足够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做人也是蛮难的啊,这也不是那也不是。好在,有个人回来了,他也就不用管盲冢的事儿了。不过和吴邪胖子的关系啊,啥时候怎么缓缓。今天嘛,就出去赚赚外快,潇洒一点。走在大街上,看到一个女孩被几个人欺负。这怎么行呢,还是得当当雷锋嘛。
         几下,把坏人撵走,回头看那个女孩。那女孩鼓着腮帮,瞪着大眼,上前推了一把他:“喂,你谁啊,我本来好好安排的一场英雄就美都没了。”啥?刚刚是做戏?他又错了?心累啊。一个穿粉色衬衣的男生走了过来,对女孩说:“秀秀,别闹了,我帮你买冰糖葫芦。”只见那男生眉眼含笑,身材挺拔,给人一种如浴春风的感觉,瞎子觉得自己就要沦陷了。“哼,好吧,花儿哥我们一起走。”女孩笑得一脸灿烂。
          花儿哥,原来他叫花儿,我记住了。瞎子笑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十二年,一段漫长的日子,在牵念盗笔中也就那么过去了。人生能有几个十年,几个十二年?不如抓紧时间,多陪陪盗笔。
      君在远山上,我在南海旁。
      任风抚夏雨,我自觅君来。